大巴站:仅设置“干垃圾”“可回收物”桶

图片 7

以人民广场站为例,这个站点是全上海每日产生垃圾数量最多的轨交站点,每天最多要处置一百多包垃圾袋;但由于分类比较简单,统一收纳后处置较为容易。干垃圾中,塑料袋、餐巾纸占了大部分,而饮料瓶、纸张等可回收垃圾很快就会被人捡掉,唯一的问题是有时候会混进一些湿垃圾,比如吃剩下的食物,虽然量不算大,但处理起来很麻烦。

八、浦东新区陆家嘴中心商场内:无分类,仅有一个垃圾箱;

每个人每天都会扔出许多垃圾,在一些垃圾管理较好的地区,大部分垃圾会得到卫生填埋、焚烧、堆肥等无害化处理,而更多地方的垃圾则常常被简易堆放或填埋,导致臭气蔓延,并且污染土壤和地下水体。

图片 1

但是,现存的垃圾桶“脏乱差”、开口设计不合理、分类标准和标识不明确、摆放位置欠妥当等问题,让许多人在投入垃圾时无从下手,更为后续的垃圾回收和处置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图片 2

这几天,上海地铁车站内的垃圾桶已经变了样,分为蓝色垃圾袋的“可回收物”和白色垃圾袋的“干垃圾”。“可回收物”和“干垃圾”这两种分类标识,也都张贴在了垃圾桶身正面醒目的位置,一眼就能识别。

随意摆放在路边的移动垃圾桶

>>有害垃圾

与以往扔在同一个垃圾桶不同的是,现在乘客在地铁里也要养成给垃圾分类的好习惯:喝完的饮料瓶须投入“可回收物”收集容器,而用过的餐巾纸则需要投入“干垃圾”收集容器。

图片 3

废电池、废墨盒、废油漆桶、废日光灯管、废水银温度计、过期药品、杀虫剂等,这些垃圾需要特殊安全处理。

记者在一些路边垃圾桶旁蹲守后发现,面对标识较为细致的垃圾桶时,行人明显会放慢脚步,先判断一下手里的废弃物应该属于哪一边,再作出投入的动作。在标识不够细致的情况下,人们投入垃圾的动作更快,通常看到哪个收集箱里比较空就会直接“出手”。不过,由于许多公共垃圾桶都没有设置湿垃圾收集容器,果皮和食物残渣等垃圾会被更加随意地投入。

>>误区5

日本国立一桥大学博士赵唯伊在日本居住了25年。据她介绍,垃圾分类观念在日本深入人心,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公共场所,为了方便回收利用,垃圾桶通常都分成几段。比如,她家使用的是常见的三段式垃圾桶。从外观上看,扁扁的垃圾桶像一个贴在墙面的鞋柜,左右两侧还有可挂垃圾袋的钩子。每一段都像一个“抽屉”,拉手处有可以自行移动设置的滑动分类标签,包括可燃垃圾、塑料瓶、玻璃瓶、金属罐、废纸等,人们根据自己的习惯安排每一层放置的垃圾种类。

>>误区1

在利津路一小区内,记者看到了放有四个合盖的分类垃圾桶和两个开盖的未分类垃圾桶的垃圾收集点。居民投入垃圾时都直接选择了开盖的未分类垃圾桶,在桶内垃圾满得装不下后,也有人直接将垃圾袋放在一旁“扬长而去”,而合着盖子的分类垃圾桶始终备受“冷落”。

>>误区4

许志锋:一座城市或者说一条道路的公共垃圾桶数量可以说明很多问题。有一个简单的现象是,当下中国城市的道路垃圾桶数量远远多于国外发达国家,因为在那些地方,公共环境中约束人们产生很多垃圾,提倡把垃圾带回家中分类处理。但是在国内,人们想扔垃圾就能扔,没有太大的成本。随着相关法规的完善和宣传的普及,这一点会逐渐改变。

超大城市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历程,可追溯到2000年开始在全国8个城市进行的生活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工作。8个城市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均在列。

蒋先生对此颇有意见。他反映说:“我们一幢楼住着几十户人家,每天要产生很多垃圾,翻盖的设计不太合理。这些垃圾桶又大又深,还放在垫高的路沿上,每次翻开盖子,一股味道直冲脸上,很不好受。”

尿不湿:虽然含水但仍然属于干垃圾

透明垃圾袋,投递时相互监督

“大骨头属于厨余,是厨余垃圾”

路边的固定垃圾桶有专人定时、定点处理,那些带轮子的移动式垃圾桶又该怎么管?

平常生活中的垃圾,主要分为四大类:可回收物、厨余垃圾、有害垃圾以及其他垃圾。

此外,办公楼宇内顶部不开放、侧面还有活动挡板的垃圾桶被不少人“吐槽”。他们认为,这种迷你型垃圾桶的开口高度并不符合人体工程学,每次要弯着腰才能把垃圾扔进去,十分麻烦。

图片 4

【要手动翻盖?嫌弃!】

主要包括废纸、塑料、玻璃、金属和布料五大类。

对此,市民黎小姐坦言:“虽然现在全社会都在提倡垃圾分类,媒体宣传也很多,但真的碰到要扔垃圾时还是会反应不过来。希望有简明的视觉引导。”

>>误区6

从1995年起,韩国开始实施“垃圾从量制”。这个制度规定市民要到所住区域的指定商店去购买盛放垃圾的专用垃圾袋,并将垃圾分类装在不同类别的袋子中。垃圾要在规定的时间内,用专用垃圾袋把垃圾封好并投放到规定地点,否则将会面临相应罚款。为呼应这一制度,公共垃圾桶数量便开始急剧减少。

“卫生纸属于纸张,是可回收物”

由于日本会区分各类垃圾的收集日,人们家中的垃圾桶旁往往会放一份市里发放的垃圾挂历,里面用文字和图示详细标注了每天可以扔的具体垃圾种类。比如,书和杂志这样的纸类通常是周三回收,一个月收集两次。牛奶盒是周四回收。需要注意的是,回收的盒子需要经过处理。通常是喝完之后,在洗碗时把纸盒放在水槽里用流水冲洗干净,随后用剪刀剪开,摊平后晾干,再进行回收。

>>误区3

(感谢周丹旎、李楚悦对本文所做的贡献)

在当前我国各城市试点垃圾分类的行动中,每个城市分类的标准并不完全一样,有的地方按“干”“湿”分,有的地方则是分为“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进行投放。那么,到底该如何正确区分这些垃圾呢?

图片 5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

移动垃圾桶随意放置的问题也出现在晚间的南京西路。记者在上海商城旁边的人行道看到,除了沿街设置的固定垃圾桶,还有几个塞满了垃圾、盖子也合不上的大垃圾桶堆放在路边,等待清理。当时正值下班时间,行人和车辆川流不息,在道路两旁的彩灯的映衬下,“张着嘴”的垃圾桶显得尤为突兀。

“没喝完的饮料瓶,直接投入可回收物垃圾桶”

公共垃圾桶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收集垃圾,开口的设计应该方便人们投掷。过去使用的移动式垃圾桶体积较大,翻盖的设计不便于操作,容易造成垃圾桶和其周围区域的清洁问题。好的设计可以影响甚至改变人的行为,合理的垃圾桶设计一定程度上能够诱导人们分类,颜色区分和图文标识的增加可以进行引导。垃圾桶分类的标准应该统一,若这个区和那个区不一样,人们扔垃圾时难免产生困惑。

到2020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这46个重点城市中,就有河北2市:

在浦东张杨北路沿线的几个大型居民区,居民楼下的垃圾桶采用的都是体积较大的翻盖式移动垃圾桶。如果遇到正好敞开的垃圾桶,人们扔垃圾的动作还比较轻松,通常走到桶边直接扬手投入。但如果遇到盖着的垃圾桶,扔垃圾的过程就变得纠结起来。

在分类时,有很多小伙伴会陷入这样的误区,认为卫生纸属于纸张,应投入可回收物。但实际上,卫生纸遇水即溶,不宜再生利用,不属于可回收的“纸张”。类似的还有面巾纸、湿巾纸、厨房用纸等,也不可回收,应投入其他垃圾箱内。

上观新闻:公共垃圾桶的设计和管理是否要遵循一些规范?如何让这类城市基础设施发挥更大的效用?

是除上述几类垃圾之外的砖瓦陶瓷、渣土、卫生间废纸等难以回收的废弃物,可采取卫生填埋有效减少对地下水、地表水、土壤及空气的污染。

图片 6

>>垃圾在具体分类的时候还是难以分辨清楚,下面是几种复合垃圾分类法:

六、黄浦区福建中路居民区内、杨浦区同济大学城规学院旁:分为可回收物、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四类;

>>可回收垃圾

从家门口到通勤路上,再到学习、办公场所,扔垃圾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实践过无数次的行为,而垃圾桶往往是收集垃圾的第一站。

>>误区2

二、杨浦区同济大学校内道路旁、静安区丰盛里绿化旁:分为可回收物、其他垃圾两类;配有烟蒂和废电池收集槽;

2019年6月,住建部、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关于在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开展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通知》。

图片 7

大骨头可以说是炖制高汤的好材料,不少小伙伴都会自然而然地将其归类为厨余垃圾。但其实不然,大骨头因为难腐蚀且质地坚硬不易粉碎,甚至有可能会在处理过程中损坏厨余垃圾末端处理设备,因此我们将其归类在其他垃圾中,类似的诸如榴莲壳、椰子壳等。但其它一些如鸡骨头、鱼骨头、玉米棒、苹果核等较软且易腐蚀的垃圾,则属于厨余垃圾。

在韩国首尔街头,经常可以看到手里拿着空盒子或者空饮料瓶的游客满脸疑惑地四处张望,那是因为———在韩国,路上几乎没有垃圾桶。

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施行,上海开启了生活垃圾分类“强制时代”。按照总体部署,继上海之后,全国另外45座城市也将跟进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河北两个城市也在其中。垃圾分类是一场需要全民参与的攻坚战、持久战,长期以来,社会各界对垃圾分类虽有共识,却往往感到真正实施起来“眼高手低”。希望这篇科普贴能帮助大家在未来的日子里很好地进行“垃圾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