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卖银行不良贷款率全年或保持在1.7%-1.9%品位

图片 2

上半年商业银行不良率上升——严监管“挤压”不良贷款空间

上半年商业银行不良率上升——

银保监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96万亿元,较上季度末增加1829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较上季度末上升0.12个百分点。另外,商业银行关注类贷款余额3.4万亿元,较年初仅增加149亿元,关注类贷款占比为3.26%,较年初下降0.23个百分点,已经连续7个季度出现下降。

图片 1

严监管“挤压”不良贷款空间

对此,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反弹主要是受到不良率认定趋严和商业银行核销进度放缓等因素影响。二季度,监管部门要求商业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这一举措直接推动部分原先计入关注类贷款的逾期贷款重新归类至不良,并使二季度关注类贷款余额出现明显下降。

8月13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二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2018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96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29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较上季末上升0.12个百分点。

本报记者 彭 江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李佩珈昨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重拾升势且上升幅度较大,创2015年下半年以来单季最大升幅。这主要与三方面原因有关,一是经济重新走弱。二是在社会融资规模收缩背景下,企业融资渠道青黄不接,导致违约风险加大,不良率上升。三是不良贷款分类标准更加严格,使得不良率暴露更加充分。

不良贷款率上升与监管层的政策直接相关。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监管要求发生变化是出现不良贷款率与不良贷款余额双升局面的直接原因,“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贷款”这一监管要求使不良贷款加速暴露,原本藏在“水面下”的不良贷款现在浮了出来。

图片 2

连平认为,2018年下半年,内外需求的同步放缓可能为经济增长带来一定压力,尤其是去杠杆、限错配、去通道等强监管措施仍有一定的持续性影响,部分潜在风险仍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可能形成的挑战需加以关注。首先,债券违约增加可能引起的风险传导需要警惕。其次,融资渠道持续全面从紧,部分房企可能会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第三,地方政府平台公司债务风险需加以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