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

图片 1

看见大家评论这部电影,想起了小时候的某段回忆。

     
 七岁那年,我爸用自行车驮着我和王燕一起去学校报名。还记得王燕妈妈有事,没法带她过去报名,给了我爸爸五块钱!然后我俩就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被我爸带去了学校。然后我们就上学了,至此记忆仿佛变成了二次元的模糊片状时代!但是小学六年眨眼而过,那其中的点点片段犹如繁星般点缀,说到底它还是我的一次元记忆。

长大后的时间总被挤得满满,生活节奏像是被死神紧紧追赶,总害怕在一路向前的奔波中丢失某些重要的回忆,直到某天某刻突然想起某个人,时间仿佛戛然而止,怔怔地杵在过去与现在的十字路口,往昔的某个场景就像黑白影片,默然无声地在眼前上映,看着看着不禁泪流满面。

记得小学的时候(没办法,太深刻了,以至于到现如今都还记忆犹新),忘了是老爸还是老妈给我买了一个新的铅笔盒,那个铅笔盒是粉色的,有很多按钮,一下弹出一把尺子一下出来一个格子,相信80后有很多孩子还记得吧。

       
比如1-2年级阶段,我有一个同桌叫高磊!基本上我天天揍他,高兴了打几巴掌,不高兴了踢几脚,基本大多时候都是打着玩的。比如上自习,他说话了,我就打他,坐着打不过瘾,还要把人家打桌子底下去。男孩子怕我再打他,就坐在桌子下面不上来,我也正好乐得一人占一张桌子。再比如我早上在操场上扫地,看着高磊远远的从操场对面的家跑来,路过我身边时,对我呲牙咧嘴的笑,我飞起一脚踢向他的屁股,结果踢到了他挂在屁股上的单肩书包。他飞快的跑回了教室,等我回去以后,人家对我说,他妈给他新买的铅笔盒被我踢烂了,我说,是你那铅笔盒不结实吧!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的多了,终于有一天,高磊的妈妈出现在了我们教室的门口,大声问:谁把我们高磊打成那样的?然后用手指着我说,以后不许再打我们高磊!其实我这个人吧,内心敏感,但是真遇到一些事的时候,还是挺愚钝的!就比如上面说的那个场景,我愣愣的看着高磊妈妈指着我说完那些话离开的背影,看了看高磊,还是该咋样咋样,顶多就那天没打他!

所以,一个人真的是不需要被刻意去记住的,他的回忆会渗透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贯穿于自己的一生,然后在某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时刻,从脑海中蓦然闪现,来得那么突然,那么莫名其妙,你还未来得及反应,抢先一步的情感已然决堤。

只记得当时很欣喜,把它放在课桌上迎接着同学们的羡慕眼神。
 
当时班里有个小恶霸,专以毁坏同学物品为好。
纷争是怎样引起的已经记不大清了,只记得当时他一把抢过我的文具盒然后扔在地上然后一脚一脚的往我心爱的铅笔盒狠狠的踩下去,我伤心极了,怎样哀求他都无动于衷,他还是幸灾乐祸的一脚脚踩下去,没多久铅笔盒就完全面目全非了。
看着他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哇哇大哭,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咬牙切齿的想着要报复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我拿起自己的椅子控制不住就往他头上砸去,一下两下三下…

       
再后来,我们上三年级了!那时候我们暖泉小学实行留级政策,比我们大一级的男生都来到了我们班,我记得一下子来了五个男生:崔涛、兰辉、王磊、李海军、杨杰!原本只有三个男生的班里,一下子多了五个男生,热闹程度可想而知,一下课,我就和这些男生奔跑追逐着,也难怪后来很多男生都说我不像女生。现在回忆起来,基本上就是那时候种下的因!关于这八个男生的故事吧,最精彩要数这五个男生刚留到我们班说起。那是一个下午,我们排好队在操场上体育课。体育老师正在给我们讲话呢,只见当时的班主任李菊花老师提着一根手腕粗细的棍子就来了。李老师报出了几个孩子的名单,就是这五个留级的男生。李老师和体育老师打了个招呼,就带着这五个男生去了操场的另一边。我们剩余的人虽然还站在原地听着体育老师继续训话,但眼睛已经盯着操场那边使劲看了!李老师拿着棍子依次打着那五个男生,那种打法引得我们这边的孩子不停的啧啧出声,最后那五个男生都哭了,他们一直被打到第二节课上了半节才回来!不知道他们进班时,我有没有在那幸灾乐祸的笑。至少现在回想起来,我还在幸灾乐祸的笑!

因此,并不一定要为了回忆而回忆,为了缅怀而缅怀,祭祀时所流的眼泪也未必如这不期而遇所触动的泪水来得炽热。

他现在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偶尔回家,碰见他的车,从来死活不肯收我钱。

       

在那不经意间与回忆撞个满怀的黑白影片中,哥哥骑着单车元气满满地冲上了长长的石桥,而我却是满脸仇大苦深地奋力蹬着小他一号的单车,可是即使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还是不能向他那样一口气骑上去。

图片 1

看着他停在桥头悠闲地将一只脚放在地上,回头得意地喊着要我快一点,我估计在心里骂了他不下一百遍,毕竟腹诽是我一贯喜欢做的事。

       
 其实那时候我们三年级的班主任是姚秀琴老师,她对我特别好!而且她基本上不打学生,这也就导致了那些不认真写作业的男生把作业写的一塌糊涂。然后,姚老师请假了,就换成了我们一二年级的班主任李菊花老师。李老师是一个对学生作业书写要求非常严格的人,而且不完成作业的、写的不认真的都会挨打。那次体育课上被打的经历也成了后来我经常调笑男生的经典段子。

所以说,我最讨厌和哥哥一起上学了。

       
后来上四年级了,二队、九队小学的学生都转到了场部小学。人数一下扩充到了两个班。我和王燕被分配到了二班。我一看,和我关系好的张敬文、蒋丽、程婷婷、马蓉蓉都在一班呢。这四个人可是被我封为了我的四大宝贝!她们都笑话我,说我和四大宝贝分开了。我忍痛在二班待了两周。现在想想,这件事纯属处女座对环境变化的不适应。刚分班的那两周,我天天回家哭鼻子!因为我比王燕矮半头,我坐到了第一排,她坐第四排,中间还隔了一个大组。下课时间,我都不敢跑过去找她,因为中间要遇到好多陌生的学生,其中不乏有我打不过的大的凶的男生。这在我小学的前三年是前所未有的。于是,我老老实实的坐在我的座位上,还被同桌牛伟“欺负”!这个“欺负”就是人家牛伟上课习惯性的把一条腿踩在我的凳子腿上,导致我想挪屁股的时候没法挪!而且,我和牛伟吵架的时候,他竟然不让着我,以至于让我不敢打他!反正各种原因加起来,导致我分班后天天回家哭鼻子。我爸妈一看这种情况,俩人一合计,第二天我妈就去了学校。具体我妈和老师怎么谈的我不太清楚,只记得上班主任马爱萍老师的课时,她把牛伟狠狠训了一顿。当时我那个得意啊,然后就把一个小小瘦瘦的男生调到了我身边。老师开始讲课了,我看着身边陌生的男生,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啊?人家不好意思的指着课本说:你自己看嘛!哦!李建勇啊!

我站起来,倾尽全身的重量去爬那又陡又长的石桥,说实话,这是我整个童年爱到骨子里也恨到了骨子里的一段路,那时在小小的我的眼中,这是世上最高的山。

     
 和李建勇没坐多长时间,我就被转班了!具体我俩坐在一起干了点啥,我也想不起来。唯一记得的就是和他坐着开心啊!聊天也开心,吵架也开心,打他他也不生气,所以我也开心!然后,老师突然宣布,让我和吉伟收拾收拾东西去一班的时候,我差点说出“我不想转班”的话!当然,那是说不出来的。我磨磨唧唧的收拾好书包,恋恋不舍的离开二班,跑去了一班。

想到这里,我不禁明白过来,为什么小时候无论怎么吃我都吃不胖了。

其实,我刚转到一班上课的时候,我和李建勇碰见了还是说话的!后来因为有一天下午大扫除,孩子们跑来跑去,我借机跑去二班,看看我惦记了许久的李建勇!然后,没有例外的,我又追着人家打了起来,结果李建勇跑到了他们班里,当时我们是不能进其他班的,因为学生们会喊:你窜班你窜班!于是我在后窗户生气的看着李建勇在玻璃那面对着我呲牙咧嘴,我一把上去拍在了玻璃上,只听“哗啦”一声,玻璃应声而落,随了一地!我吓得赶紧跑回了自己班!自此以后,我再不和李建勇说话,直到我转学离开!后来,我给李建勇描述当时的场景,他仿佛恍然大悟般说:原来玻璃是你打碎的啊?当时我还赔了五毛钱给学校呢!好吧好吧,who
care!谁让当时的我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呢?谁让当时又霸道又闷骚的我如此热衷于男女追逐打斗的奔跑呢?我就那样蹦跳着、追逐着度过了在暖泉农场小学的六年时光!如果我不提及,谁又会想起?

突然身后一阵风吹来,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嗖”地前进了一大截。

我满心欢喜地侧脸看去,不禁怔住:这不是前两天才刚刚遇见的小姐姐么?

我不太记得她长什么样子,只记得她笑的时候露出两排整齐而好看的牙齿。也不记得第一次遇见是什么情形,只记得后来经常在这一段路和她碰见,也许,她住在我家附近吧。

她笑着对我说了些什么,大概是“这么巧又遇见你了”这一类的话。

在她的拉携下,我很快就追上了哥哥,哥哥黑着脸抱怨我拖他的后腿,我鼓着嘴心里默默地想:又不是我愿意和你一起上学的。

那个姐姐和哥哥点头微笑了一下,很快又一阵风似的骑走了。

哥哥问我是不是认识她。

我摇摇头。

接着他便是一脸警戒,也无非就是要我放学后等他一起回家,莫被人贩子拐走了之类的话。

见他满脸严肃,我心里也有些害怕。

那时我才刚刚念小学,是哥哥所在中学的附属小学,两个人在一个校园里。于是,送我上下学自然而然就成了他的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