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一念之间,天差地远

图片 15

所谓好作品,一定是说出了观众想说又说不出的话。

香港影片《一念无明》,讲述了一个意外弑母的躁郁症患者,重新回归社会所经历的艰苦与磨难。

今天要聊的是《一念无明》,一部成本200万、拍16天、拿下台湾金马奖最佳新导演的电影。

图片 1

亲情、孤独与救赎,这个话题观众并不陌生,本片从精神病患者切入,角度可以说非常独特。

躁郁症患者阿东(余文乐 饰)

前方剧透预警,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影片根据真实新闻事件改编。年轻导演黄进,筹资200万元,用了16天便将影片拍摄完毕。影星余文乐、曾志伟、金燕玲零片酬出演,于2016年11月在台湾金马奖“最佳新导演”与“最佳女配角”两个大奖,之后又在第36届香港金像奖中获得了最佳新晋导演、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三项大奖。

图片 2

尽管只拍摄了16天,可年轻导演黄进的野心似乎很大,在全片不复杂的剧情中,通过一个个不经意的镜头,讨论了医疗、教育、住房、养老、宗教、情绪病人的社会关怀、原生家庭的心理危机、底层社会、阶级固化等等复杂话题,可谓以小见大,见微知著。

经过一年的治疗,患有躁郁症的男主阿东(余文乐
饰)从精神病院出院,由当司机的老父亲照顾。阿东在入院前一直在照顾患病母亲(可能是风湿疼痛+歇斯底里),不愿送母亲去养老院,再加上为了还房贷,借来巨额债务却炒股亏空,与未婚妻发生激烈争吵并分手。

影片的开场,是一个静止的中镜头。

种种压力导致阿东患上了躁郁症,在帮母亲洗澡时,发生了拉扯与碰撞,母亲最后死在卫生间。由于患有精神疾病,阿东被判无罪,但背上弑母罪名。

镜头中,逼仄狭小的出租屋内,父亲黄大海(曾志伟饰)犹豫着,从床下取出工具箱,拿出一把锤子,藏在枕头下,然后锁门出去。

亲情——孤独——救赎,这是本片的线索。对阿东一家四口来说,每个人都在这条线上做出不同的选择。

他要去接人,去精神病院接刚出院的儿子,那个因躁郁症发作而意外杀死亲生母亲的儿子阿东(余文乐饰)。

对阿东来说,亲情是冷酷枷锁,也是救命稻草。在母亲偏爱、父爱缺失的家庭环境里成长,父母所有的爱都给了弟弟,他渴望被爱、被需要、被认可,坚持照顾疾病缠身的母亲,却换不来一句感激。亲情带给阿东巨大的孤独,组建家庭的梦想也因此破灭,最终他与父亲在天台拥抱,这可以看作是一种救赎。

逼仄的空间,冷色调的用光,整部影片的基调,自此压抑、不安、阴冷。

阿东的父亲自卑又自傲,在外威风,却非常害怕被老婆训斥无能,干脆远赴大陆,一走了之,除了寄钱回家,对老婆生病不管不顾,这是他顾家的方式,却换不来妻儿的谅解。每次出去跑车,他都是孤独的,他的老婆觉得他无能,他的儿子怨恨他,他经常看些幼稚的书来派遣孤独。对于家里,他经历从逃避到面对的过程,父亲的角色慢慢饱满起来。

我用逃避、敌意、和解三个关键词,来解读整部影片。

图片 3

弟弟阿俊脱离了原生家庭,已然是成功人士的他,拒绝回到底层,他一次次拒绝看望患病的母亲,更别说接她去美国,他需要与原生家庭保持距离,哥哥发病让他在社交网络被频繁@,他首先想到的斥责而非关心。虽然父母把爱给了他,但亲情对他来说无疑是冷酷枷锁,是上升道路上的阻碍,没有任何意义。

逃避

影片中,每一个人都在逃避。

图片 4

阿东的父亲黄大海(曾志伟 饰)

阿东的父亲黄大海,早年面对患病的妻子,选择逃避,只每月拿回家几千元养家费,却不尽一个父亲和丈夫的责任;

阿东的弟弟阿俊,是父母眼中令人骄傲的儿子,留学美国却再也没有回来,更没有尽责照顾这个残破的家;

图片 5

阿东的母亲(金燕玲 饰)

阿东的母亲(金燕玲饰),身患腿疾,精神与身体都终日沉浸在痛苦中。面对阿东这个她眼中的“扑街”(粤语中咒骂人的词语,也有“倒霉”、“该死”之意)儿子,和“出嫁第一天就令她后悔”的丈夫,她也选择逃避现实,沉溺于幻想自己宠爱儿子阿俊能回到身边,却无视另一个儿子阿东天天无怨地照顾自己;

阿东的未婚妻Jenny(方皓玟饰),因为要独立偿还阿东当年因炒股票所欠的巨额债务,而对身患精神疾病的阿东充满怨恨,但最终却选择了皈依基督教来“宽恕”阿东,这,也是一种逃避。

邻居余师太,天天念咒般教育儿子余先生“要向上流动啊!要向上流动啊!”她认为“钱生钱才是值得尊敬的,而用双手生钱是令人看不起的”!她身处社会底层,所以希望儿子无论如何要逃避底层。

每一个人的逃避,或者是出于自私、或者是出于绝望,或者是自身无法摆脱的怨恨,只能借助于外界力量。

这种逃避,深刻地映射出香港底层社会人群,对于自己身处环境的咒怨、不满、焦躁、恐惧,以及想方设法逃离的冲动。

阿东的母亲是个既可怜又可恨的女人,丫鬟命却得了公主病,金燕玲的表演堪称惊艳。怪老公无能,儿子无用,歇斯底里,要死要活,任何人与之相处久了可能都会崩溃,久病无孝子,古语讲得真是一点没错。她永远自我为中心,虚荣骄傲,自我麻痹,典型的自恋型人格,无法适应环境改变,俗称作死。大儿子和丈夫都无法理解她的孤独,也无法给予她想要的生活,她唯一的救命稻草是她极度宠爱的小儿子,他却似乎把她看成毒药。

敌意

阿东曾经无怨无悔地照顾患病的母亲,但却每天面对母亲刀子般锋利冷酷的话语暴力:

“我当年就应该把你拿掉!都是因为你,当年是你拉着我不让我离开,你毁了我的一生。”

“阿俊为什么还不来接我?我不要你这个扑街儿子,你走开!”

你跟你混蛋老爸一模一样!全部都该死!

图片 6

这些话,就是母亲经常对他讲的。

这个充满怨气的母亲,这个终生沉溺于后悔之中的母亲,这个对自己儿子和丈夫毫无感情的母亲,最终在自己对儿子的咒骂声中,被情绪失控的儿子阿东失手致死。

虽然后来法庭判决阿东无罪,却要强制被送去青山精神病医院治疗。

阿东的父亲,并不愿意从精神病院里接回自己的儿子。

图片 7

他有自己现实的苦衷和不得已,一个人住在狭窄的出租屋内,年纪已近60,生活窘迫,尚且自顾不暇,何况还要照顾这个多年未见没有感情基础的精神病儿子。

这个父亲,年轻时也是个“扑街”,宁愿一个人开陆港长途大货车,长期不回家,以每月几千元来代替所有父亲的责任。

阿东,自然也对这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充满怨恨。

当他发现父亲枕头底下藏着一把锤子来防范自己时,他暴怒了,冲父亲大吼。那种被亲人时刻防备的刺痛之感,导致阿东出院一个月,病情又出现反复。

当阿东曾经的未婚妻Jenny说自己获得了力量时,阿东以为她原谅了自己,并一度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光明。但当他被Jenny拉到教会,听到了她在台上痛哭失声地控诉。Jenny控诉阿东对自己的命运造成的巨大打击,但自己最终获得了“主”的力量,从而坚强地选择了宽恕阿东。

图片 8

阿东的未婚妻Jenny(方皓玟饰)

请注意,Jenny用的词是“宽恕”,而不是“原谅”。“原谅”意味着人与人的和解,而“宽恕”则意味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施舍。

这个打击,成为压垮阿东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仿佛是一个溺水的人,被抽掉了手中赖以活命的最后一根木棍。

最终阿东旧病复发,在公共场合失控地大吃黑巧克力,这个场景被围观好事又冷漠的看客们拍摄并发送到了网络。

当邻居得知阿东犯病的网上视频后,意识到了自己身边的“危险”。经过集体紧急讨论,无情地要求阿东父子俩搬出去,以免邻居遭受不测。

图片 9

这种来自社会的敌意,是导演黄进着重在影片中刻意要强调的,最后在片尾还打出一段文字来呼吁:

“情绪病治疗是个长期斗争,治疗创伤的心灵不但需要合适的治疗,社区支援,还需要大众去除负面标签,给予谅解及支持,用同理心去感受和关怀”。

谁能说,阿东的躁郁症,与这个自私的父亲和神经质般不断咒骂的母亲,与这个充满误解与敌意的社会,没有关系呢?

片子有N处细节,导演处理得特别到位:

和解

阿东病发,每天躺在床上,不吃饭、不出门、不洗澡。连父亲最终都被逼的失控,冲阿东大吼:“你能不能正常点啊!”

图片 10

在最阴暗的日子里,一墙之隔的小孩余先生,成为阿东阴郁世界里一抹温暖的亮色。他隔着墙壁,给阿东念《小王子》,给阿东带来真实世界的气息。

影片结尾,阿东和邻居小孩余先生一起坐在天台边沿谈心,却被孩子的母亲余师太及自己的父亲误认为要伤害小孩。当阿东把孩子抱回,面对惊慌失措的余师太和一哄而散的邻居,面对尴尬而苦涩的父亲,阿东却选择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父亲。

图片 11

这个拥抱,代表着阿东与父亲的和解,也代表着阿东与这个冷酷社会的和解。

导演黄进在解释本片的片名时说:

“‘无明’的意思就是看不见,看不清楚,‘一念’的名字就是取自佛家的说法“一念代万念”。你一个念头,后面还有一个,后面还有一个,你第一个念头看不清楚,然后做的事情都不是很精确。他们都是爱对方的,他们都不是外人,电影里面我自己觉得没有外人,所以他们互相伤害的时候就是“无明”的,看不清楚他真的要做什么。”

究竟是因为个体有病,看不清这个世界,才导致亲人互相伤害,还是整个社会都病了,以致人人互相伤害?

影片的前半段,阿东刚刚从医院出来,参加好友的婚礼。面对台下窃窃私语、毫不顾忌台上新人讲话的混乱场景,阿东按捺不住情绪,拿起话筒走上舞台,指责台下参加婚宴的来宾:

“我有病,医生说我生病的时候,会漠视他人的感情。但是连我这么一个精神病人都知道尊重他人,你们呢?能不能不要讨论钻戒有几克拉,蛋糕够不够大,红酒什么牌子,关注一下台上结婚的这对新人?”

也许这个片段,隐喻着导演这样一个判断:

在正常的社会中,一个病人也会有道德底线;而在一个生病的社会里,正常人也会缺乏基本的道德。

相关背景知识:

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BP),也叫“双向心境障碍”/“双相情感障碍”,指临床上既有躁狂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疾病。患有躁郁症的病人,他们的心境状态常常于躁狂和抑郁之间不断切换。躁狂在心理学的定义中,表现为亢奋、情绪高涨、自信、思维奔逸、睡眠需求减少等。而抑郁则和大多数人心中的概念差不多,抑郁表现为心境抑郁,即情绪非常非常低落,对身边的东西丧失了兴趣,过度自责,认为任何事情都没有价值,甚至反复想到死亡。

1、老父亲(曾志伟饰)接阿东回来住前,在枕头下塞了一把榔头。他们住的房子叫劏房,是真正的蜗居。在这么狭小密闭的空间,不安与压抑围绕着这对父子。后来,阿东发现榔头,精神几近崩溃。

图片 12

2、关于母亲的死亡,导演并未拍摄卫生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用声音来传达发生了碰撞,并反复呈现卫生间里流出的一滩逐渐扩散的血,告诉观众阿东可能跟观众一样,不清楚到底是自己忍受不住压力杀了母亲,还是他因为躁郁症发作而杀了母亲。

图片 13

3、阿东出院后找到了未婚妻,并相约第二天见面,在出门前,阿东开心地打理着自己的头发,此时,电视新闻里播放着好友炒股失败跳楼的新闻,阿东内心深处紧绷的神经被再次触动。

4、阿东的未婚妻表面上说自己过得还好,并带阿东去教会,她到台上痛陈阿东给她带来的苦难,让她背负巨额债务,梦想生活沦为泡影,但最终还是说要宽恕他。本以为能破镜重圆,她的一番话,却成为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图片 14

5、片中有两个众人拿手机拍摄阿东的情节。

第一处是阿东参加好友婚礼,新人在台上动情讲述爱情故事,台下宾客却自顾自狂欢,根本没人在听,他上台斥责,众人并无反省之意,只顾拿手机拍下,并说他是精神病院出来的,连好友也出面阻止。

第二处是他精神接近崩溃在超市吃巧克力,希望自己稳定情绪,不要做出格举动,围观路人拍下视频在社交网络上传播,经常拜托他父亲照看小孩的邻居也故意躲得远远的。

图片 15

6、在得知阿东患病弑母之后,邻居举手决议阿东父子搬走,尽管老父亲辩解儿子不是故意杀人,希望大家不要落井下石,然而并没有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