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不是药神观后有感

电影是面镜子,不同观众自然有不同视角。这部带给我们的共同感受无需赘述,倒是想说点儿跑题的观感。

有一次和几个同事吃饭,不知道从什么就说到了“药”这事儿。然后大家谈到一种国内卖两万多,但是在印度只要五千的药,现在想来,应该就是“格列卫”了。当时这事儿让我特好奇,一个是同一种药,隔壁阿三家竟然能便宜出好几瓶来,另一个就是,什么药这么神,要想生,只能用这一种药?

这部电影最近在网上的热度很高,而我是打算奔着山争哥哥去看一下的,之前也压着没看故事梗概和剧透,一直到电影开始后我都以为这次是泰囧的那种风格,我当时觉得我可能会从头笑到尾的。电影很感动,因为带着弟弟妹妹去看的,我一直使劲儿憋着不想掉眼泪,可是在最后看到黄毛和吕受益出现在人群里的时候是真的没忍住,眼泪刷的一下留下来了,我旁边坐了两个妹子到最后哭的一抽一抽的,我觉得我哭可能也受了他们的影响了。言归正传,演员的演技五分是妥妥的,没有一个人会让人觉得出戏,包括可能出场几秒的配角。那个大妈真的让人影响很深了,她说:我不想死,我想活着啊,听着让人挺难受的。剧里最心疼黄毛,比吕受益还要让我心疼太多,黄毛跑出来是为了不连累父母,染一头黄头发看起来凶狠的抢药到最后也是分给其他买不起药的人,在程勇说散伙后干了一杯酒,砸了杯子,也伤了手,他表面木讷,寡言,其实既善良又单纯,他知道程勇帮过他,所以他说谢谢,他难过于程勇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那些病人的希望,他愤怒的砸了杯子伤了手,最终也只是默默离开,也不哭,也不闹。在知道程勇不计利润涉险卖药,他回来不说一句话默默地搬药。在程勇说让他剪个头发,回去看看父母时,过了不久,他真的去剪了头发,跑出来久了,肯定想爸妈了,可他最终也没能回得去。从始至终黄毛的角色就是沉默寡言的,他说的少,可你偏偏能从他的眼神和动作里看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最后警察来了,他拼命的跑回去你不会觉得惊讶,他为了保护程勇开车去引走警察你也不会觉得惊讶。可我总觉得,他才20岁,不该就这么死了。看完电影,去网上搜了原型的故事,现实中的“陆勇”是自己本身就患有白血病,两万多的药吃了几年也掏空了原本富裕的家庭,所以他是因为自己才去找到印度的那个药,然后去帮助像自己一样的病人,为了让他们都吃的起药,因为他能感同身受。而电影里面的程勇自己没有病,一开始他就是为了赚钱,他知道这个犯法,所以他最后想要收手了,他不想干了,所以在他说要收手时,黄毛他们只是默默的走掉,因为他们知道程勇并不能感同身受,而让程勇重新开始卖药而且不惜亏本也只是因为吕受益和黄毛的两条人命。即使连警察都知道他做的事儿是帮助人的好事儿可他依然犯法了,这个时候情理和法理的矛盾就出来了,等着药救命的病人觉得程勇是好人,是能救他们命的人,而对于警察来说,程勇走私,卖假药,即使他做的是救人的事儿,可是这个事儿依旧是犯法的。最后程勇被判了三年,也是法理大于情理,也点了主题,他不是药神,靠他的一己之力也拯救不了所有的人,人只能是人,不是神,也会无能无力。

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国外进口的救命药我们还要加收关税?而这天价的救命药,在我们的近邻,被我们多少国人黑到无穷大的印度,却能按照欧美配方仿制特效药,然后以低廉的价格给自己人救急?

以我国医药科技的水平,不可能阿三哥都能造的出来的药,我们就造不出来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佚名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印度,这个在唐朝就被和尚旅行家神往的国度,现在被我们黑到什么程度?别的不说,就说切身感受最深的摄影这个话题,中国这帮大腹便便的狗屁专家们弄个奖项,今年我评你,明年你评他,后年他再评你,而我接触过的印度摄影师,至少还有为了艺术去欣赏你的作品的一颗干净得多的心思。

然后,这个话题就引出了去印度买药这事儿。你会发现,就算你不认识,你也总会认识几个认识去印度买药的人的人。

现在国人对印度的态度大致分两类,一类,什么都不懂,人家的宗教人情一概不知,就跟个小人得志的二傻子一样,黑人家什么到处都是露天厕所,关键是,你自己一个用脚踹公共门、随地吐痰、满脑子大便的货凭什么黑人家?还有一类,专门误导愚弄自己的粉。比如某个天后,动不动去印度,说自己去修行,什么净化心灵,拜托,要不是到那儿抽个大麻还侥幸没人管,妳能去?糊弄你那群粉妳就心安理得?更别提那帮在国内干了无数缺德孙子事儿,然后到印度又一副心灵净化升华的德性,然后回来接着干孙子事儿的货色。

正如影片中老太太所言:谁家能没个病人?谁人能一点病不生。

哪怕是对手,首先了解你的对手,然后再批评你的对手,只有这样,连你的对手都会尊重你。

而一旦生病到了危机生命的时候,人的爆发力很强。如果阿三家真的有便宜(便宜真是个相对概念啊,五千其实也不是个小数目呢)药,如果这药真能救命,人是不可能放弃机会的。加上各种林林总总的费用,去印度买药也还是比吃国内天价药合适,我听说的这个案例,起初是代购,后来真的自己去买了,但是买了几次(也有可能只是一次),后来就越来越严,这种药带回来的成本太高,再然后,这个“听说”就断了。

瓦拉纳西一声牛铃铛响,就足够震撼上海这个良心尚存的小企业主每月倒贴几十万行善。没错,一帧电影镜头就足够说明一切。

一个普通人之间的八卦,也许对别人来说性命攸关。我不知道如果这个案例是真的,现在这个人怎么样了,还能不能熬到“格列卫”进医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